在下黎清沫

老东西,你的小说最难看啦!

【黎式短打】无名者之梦

  *随便瞎写的东西,憋当真

  *快开学了,面对一大堆作业摸出来的产物

  *摸鱼使我快乐(无疑)

  *因为是“无名者”,所以具体是谁请自行猜测

  *如果面对我粗糙的文笔也OK的话……!

——————————————————————————————

  一个梦醒来了。


  就像是快要溺死在水中的人突然浮出水面一样,他贪婪地大口呼吸着空气。汗水浸湿了他的后脑勺,冷风令他猛地打了个激灵。


  不不不,他很快否定了自己。一个梦怎么可能醒来?就是因为没醒来所以才叫做梦啊。


  而且一个梦怎么可能有性别?


  他沉着地思考了一会儿。


  他是一个梦。


  并且他醒来了。


  这两点,不管再怎么矛盾——也的的确确发生了。


  他挠着头——先不管一个梦是怎么做到的——开始思考自己是谁。自己是一个梦,但是,是谁的梦?


  又为什么会突然有了自己的意识?


  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白色衬衫加牛仔裤,非常普通的搭配;身高大概一米八上下,他对“身高”的概念还不是很清楚。


  有个男人等在前面。也许……是在等他?


  他走上前去。


  男人穿着黑衣,背对着他,用着手机,似乎在跟谁谈笑着。他感觉有点奇怪。


  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个男人在等人?


  为什么他会想去确认?


  为什么周围没有其他人在?


  他不禁加快了脚步。他想赶紧到达那个人身边,似乎在这片天地只有那里才是安全的。


  可他是一个梦啊,他怎么会有危险?


  不敢多想。


  也不愿多想。


  去那里就好了,那里除了那个男人与安全感什么都没有。


  马上

  就到了

  只差几步

  可是

  到达不了


  就像隔着虚无的永恒一般,这几步路就像是永远一样漫长。他被世界隔离在外,就算是竭力大喊也不会有人听见。


  他被留在了世界的彼端。


  他自己的世界。


  已经再也无法回去了的世界。


  (如果

  如果说)


  没关系的,他这么安慰自己道。我只是个梦,虽说……虽说我醒过来了,但正梦见我的人还没醒。


  所以我经历的一切也只是梦。


  是啊。


  虽然我醒了,但我只是个梦而已。


  他喘着气,不断地这么说道。


  我只是个梦啊。


  一切都会好的,什么都不会发生。正梦见我的人会像往常一样生活下去。什么也不会改变的。


  什么都……!


  (但是

  如果,只是如果的话……)


  我现在只要等着自己的消失就好了。没有问题,不会太长的。我只是个梦。


  梦都不会太长的,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


  快点。


  他停了下来,看着世界的远离。


  快点消失吧,这个虚幻的梦。


  他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虚幻的“我”。


  他闭上了眼。


  (我只是说

  万分之一,亿分之一的那个可能性

  那个“如果”)


  伴随着,梦境的破碎。

  

  “!”


  他醒来了,冷汗浸湿了全身。风吹过后脑子总算清醒一点了。


  不自觉地打了个喷嚏。


  “……现在几点了?”他看向坐在对面的黑衣男子,有些疲惫地问道。


  “看你是睡糊涂了,已经快到晚上了。”


  说是这么说,男子丝毫没有责怪的口气。


  有些眼熟,面前的这个人。


  说什么呢。他在心里摇摇头,否定了自己。什么叫做眼熟啊?明明是认识的人。


  “……”


  男子什么也没问,也许是觉得他只是做了个噩梦吧。


  他们同时看向窗外。


  “开始下雨了呢。”


  “……在这么个晚上还真是不幸。”


  他们相视一笑。


  (不会有的

  那个如果)


  fin

  在某个落雨之夜前发生的,小小的故事。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