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黎清沫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不想说

【许家兄弟】 诗(上)

  *灵感来自第二十四章,许启在日记本上写东西

  *就,怎么说呢。感觉许启这种喜欢历史的文学少年应该不会只是普通的写日记

  *时间操作有,大概已经是快高二的许启了,和杜鸣橙很熟

  *唉,满脑子黄色废料的我写出来了这种东西,真是吓死人了

  *我永远喜欢承哥!!!

——————————————————————————————

  许启还小的时候,曾经憧憬过成为文学家。


  是的,不是历史学家,而是文学家。


  当时的他还只是内心有种隐隐约约的冲动:当早晨看见沾着露水的蔷薇花时;当看见星星渐渐隐去光辉时;当晚霞的渐变晕染了整个天空时;当夜空下,他的哥哥对他说星星们在跳着舞时。


  这种冲动便会充盈他的内心,让他生出一种不知到底是喜还是悲的感觉。


  当时的他并不懂文学家是什么,只是大概知道,他们是能将这种感情明媚地表达出来的人。


  这令他无比憧憬。


  这令他无比憧憬。


  不管怎样,现在的许启立志要一门心思扑在历史上,学习其他的课也是为更好地理解历史服务。


  室友杜鸣橙曾经大喊大叫地抱怨过许启这个欧狗,不管怎么考都是满分,还老是狡辩说这只是走运。


  杜鸣橙:呵。


  事情起源于高一又组织了一次联考,而许启又一次拿了全年级第一。


  当然,以各科全部满分的方式。


  当晚杜鸣橙就发飙了,在宿舍里放声高歌,偏偏他还五音不全。许启倒是早就习惯了,灯一拉就准备睡觉。


  许启睡觉前习惯写日记,这点杜鸣橙是知道的。只不过看许启平时的模样,估计也没有什么青春期小秘密可供大家消遣,他的日记本才一直得以保持清白之身。


  不过今晚,杜鸣橙转念一想,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说不定就是因为写的东西相当有爆点,许启才一直是这么副样子,目的就是为了让别人失去探究的兴趣!


  念及此处,已经唱了二十遍歌的杜鸣橙趁许启去洗漱,一边唱起了第二十一遍,一边拿过许启的日记本翻看起来。


  才看了第一页,他就傻眼了,歌也不唱了。


  许启刷着牙,心里暗自庆幸杜鸣橙可算是唱累了。


  【我在冰冷的湖底发现我自己

   凝视我的倒影,仿佛它被捞起

   然后我望向繁星

   船开向寂静

   于是我被时间忘记

   变成冰原上的水滴】


  许启出来时,看见的就是杜鸣橙捧着自己的日记本,一副呆傻的样子。


  他愣了两秒,反应过来杜鸣橙不唱歌的原因是看了他的日记本。无奈地叹了口气后,他走过来,从杜鸣橙手上抽走了他的日记。


  “我,呃,这个,你……”


  杜鸣橙在道歉和表达自己的震惊之间摇摆不定,最后挠了挠头,选择了放弃解释,等着许启说些什么。


  “你想看的话直接问我要就是了,搞这么麻烦。”


  “我,我这不是一时兴起嘛……其实也不是真的想看啦。”


  “……总之,这是我写的诗,也没什么好看的。”


  “你每晚都在日记本里写诗?”


  “随便写的,没什么章法。”


  “能写诗的人不是超厉害的吗?!”


  许启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比较好。


  他看着杜鸣橙希冀的眼神,无奈地翻开了下一页。

  tbc

  小短打,没什么实质性内容(눈_눈)

  小学生文笔( ´▽`)

  我就是想写文艺少年嘛_(:з」∠)_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