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黎清沫

老东西,你的小说最难看啦!

皎月与祥云

即使是最仁慈的贤者也会蹙眉于我们的结合
因为你那样光辉灿烂,我如此劣迹斑斑
即使是最无情的顽石也会沉默于我们的别离
因为此后,你我所见唯有星辰相同
我已不能于凄冷的夜窥见你的面容
这使我记起,你我干脆而决绝的转身
但硝烟与伤痛也无法浇灭
我这颗灼热的心里藏有的片刻的永恒
直至你蹒跚,行动迟缓
我便捧着这颗残缺而被罪恶充满的心
与来自夏天的花束,站在路口等你
你会向我微笑,像所有早已远去的旧时光所昭示的那样
我们会一同等待死亡为我们披上薄纱
叹息着承认它也无法使我们再度分开

评论

热度(2)